今日推荐

霸道帝少请节制

霸道帝少请节制

言安希醉酒后睡了一个男人,留下一百零二块钱,然后逃之夭夭。 什么?这个男人,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大哥? 一场豪赌,她被作为赌注,未婚夫将她拱手输给大哥。 慕迟曜是这座城市的主宰者,冷峻邪佞,只手遮天,却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从此夜夜笙歌。 外界猜测,一手遮天,权倾商界的慕迟曜,中了美人计。 她问:“你为什么娶我?” “各方面都适合我。” 言安希追问道:“哪方面?性格?长相?身材?” “除了身材。” “……” 后来她听说,她长得很像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 后来又传言,她打掉了腹中的孩子,慕迟曜亲手掐住她的脖子:“言安希,你竟然敢!”

半弯弯 总裁豪门
媚医侍宠

媚医侍宠

洞房之夜,无尽缠绵,第二日,却不见新娘,独留修书一封。 好,很好,她竟然在洞房之夜给他逃走?! 望着她嚣张十足的留书,他不怒反笑,放眼天下,还没人能从他手中逃掉,他倒要看看,她能逃到哪儿去?! 原本以为,他娶的是一只纯纯真真的小白兔,却不想,竟然是一只腹黑、狡猾、破坏力十足的小狐狸,这日子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陌下悠竹 穿越时空
致命亲爱的

致命亲爱的

这世上有种东西。 听不见其声,视不见其形,却无所不在,充满天地。 气味。 它能愈人于无声,也能杀人于无形。 它又藏于肌理之间,成了你的气息,让你的秘密无所遁形。 她是气味构建师,因天生嗅觉敏锐,被称为难得一见的天芳师,却在名声大噪时意外销声匿迹; 他是陆门商者,因杀伐决断运筹帷幄,被视作商界战神,却在即将坐上权力交椅时身陷囹圄命悬一线; 她驰骋大漠深入高原,他纵横商场深涉人性。 相遇,一切都不是偶然。 遗失的千年天芳秘方重现、藏了煞气的江山图、匿在水底深处的千年古城、浮游洞穴的神秘棺木、痴男怨女相思木、真真假假戏子情……离奇重重的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却又跟气味息息相关。 你无法逃避气味,所以,我可以控制你于无声无息。 首部深剖“气味”的悬疑爱情小说,感受不一样的闻术学境界。 陆门系列第2部,更专业的悬疑,更悬疑的爱情,殷氏出品,品质保证。

殷寻 都市言情

精品推荐

老公宠妻太甜蜜

老公宠妻太甜蜜

十九岁的苏安安被渣爹逼嫁给三十一岁的顾墨成。当天晚上她被化成饿狼的顾墨成压榨得筋疲力尽,“不是说不行吗?” “都是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也不知道节制。”苏安安扶着快断的腰表示不满。 顾先生生气,又压了过去,“继续!” 婚后,顾先生开启护妻宠妻模式。“老公,渣爹又想打我!” “等着!”顾先生恼了,直接把苏家端了。 “老公,她对我下药,想把我送给其他男人!”苏安安指着同父异母的坏姐姐说道。 顾先生怒了,甩了一巴掌过去,并且让坏姐姐身败名裂。 仗着顾先生的宠爱,苏安安对欺负她的人千倍万倍地还回去,有人看不惯她的骄纵,顾先生不屑,“这是我宠的!” (纸书已上市,10月12日晚8点可以购买)

薏米 总裁豪门
农女殊色

农女殊色

陶家想生儿子,却一连生了七个女儿,女儿都是赔钱货啊!陶六平无奈叹息没有儿子命,而王氏却不这样想,女儿也是她的心肝儿肉,拼着一口气,也要将女儿养得比别家的儿子还要强,有着这样一位彪悍的母亲,陶家的姑娘养得一个比一个鲜活……

星云逐月 古代言情
错嫁替婚总裁

错嫁替婚总裁

为了支付哥哥的治疗费,沈柒不得不代替自己的妹妹嫁入豪门贺家。 她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贺家长子,却不知道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是次子贺逸宁。 贺逸宁,贺家真正的继承人,叱咤风云的商业帝王,冷酷无情的职场暴君,她妹妹的做梦都想嫁的人。 当这个商业帝王压着自己上下其手时,她懵了:“喂,你要做什么?我可是你的大嫂!” “大嫂?”贺逸宁邪魅一笑:“结婚证你真的看过了吗?”

分花拂柳 总裁豪门

更新榜

  • 1 遇见你,遇见余生

    遇见你,遇见余生

    谈笑喜欢陆淮北好几年,默默的在背后为他付出,她以为他们最终会走到一起,却没有想到他结婚她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顾弈城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女孩,飞过大半个地球回来也要遇见她,儿时的玩笑他一直当做承诺记在心里。 片段: 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谈笑绯红着脸娇笑着凑到男人耳边说道,“想跟我上床?” 男人一愣,看着她笑,倒也不说话。 ………… 站在电梯口谈笑迟疑了,盯着那男人看着,“你健康吗?” 顾弈城气得有些想笑,直接拉着她进去说道,“我会注意安全!”

    墨子归
  • 2 帝台春

    帝台春

    卫玲珑本是一名寄居于叔父家中的孤女,弘道四年的一场大雪,一场追银,令她结识了当朝亲王刘业,也令她原本平静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刘业是世人以为的冷面亲王,却比谁都重情重义,悄然变卖名下最值钱的庄园替欠朝廷银两的官员还债,令其家人不至于露宿街头。 朝廷有难,他处处周旋,殊不知,自己一直是金銮宝殿上那一位的眼中钉,步步难,步步险。 她与他心意相通,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得不分开,最终……他们能走到一起吗?

    解语
  • 3 山河为枕

    山河为枕

    她师承无相子,十三岁时便入前朝,官拜太子少傅,后因前朝皇帝昏庸而被灭了国。 后又五年,当今天子有意培养太子,便封一品太傅请她入宫。 谁料十五岁太子却为了他那二十好几尚未婚娶的皇叔三翻两次坑自家太傅。 太傅表示,既然殿下想与臣成为一家人,那臣只得成全了殿下。   皇帝册立太傅为皇后的那天,太子殿下是懵逼的。他是想同太傅成为一家人,可不是让太傅当他娘啊,这下好了,惹得皇叔为红颜一怒,要夺位了。

    木白1
  • 4 蜜爱燃情:独宠首席设计师

    蜜爱燃情:独宠首席设计师

    充满柔情的一周年结婚纪念日,她遭受到非人的虐待。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张离婚协议书正式将两个人的关系推到了冰点。 等到她化茧成蝶,风华再来,他才明白白莲花哪里有腊梅的倔强和坚韧。 “女人,勾引我是吗?等我把你重新追回来,把你宠上天!” 他暗暗的下了决心。 只是……大少爷他不知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吗?

    影茗
  • 5 报告然少:你娇妻的马甲被扒了

    报告然少:你娇妻的马甲被扒了

    从小多灾多难的夏语汐,在准备报仇的时候,为了养母和一个陌生人结婚了。 本该相敬如宾的形婚夫妻俩,忽然间某个大总裁的画风就不对了。 今天萧陌然提一大堆菜来蹭饭吃,明天他就借着蹭饭吃爬上了床,后天他就借着养母的名义要孩子,大后天就要名分,再大后天就要求公开关系。 萧陌然抱着媳妇哭唧唧:“老婆,我要名分,我要公开,我要小团子!” 夏语汐:“……你滚!”

    贺兰九姑娘
  • 6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

    常言道,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凌瑾言家的却是透窟窿的碎冰碴子。 其一: 小女娃眨巴水灵灵的眼睛说:“叔叔,我妈咪是寡妇~” 很好,他死了! 其二: 小女娃又兴冲冲的拿着名单找他筛选:“叔叔,我妈咪的追求者好多了,你快帮我挑个爹地~” 很好,让他给自己选情敌! 其三: 亲了一口合法老婆,被亲女儿告状到警察局:“臭叔叔,让你占我妈咪便宜,我让你吃一辈子牢饭!” 明城人所倾佩的凌家家主,上国神秘的盛江集团幕后大boss却在女儿这里缕缕栽跟头。幸好自己有一个温柔善良的暖妻……然,他刚得知,他那温柔善良的老婆买凶杀他?!

    繁喜
  • 7 离婚吧,先生

    离婚吧,先生

    坐在一起吃顿饭,这是结婚许久的她对丈夫唯一的奢望。 他的心里对她充满了不屑,就连片刻的甜蜜,都是别有目的。 他对她充满了算计,满是心机,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谁说女人奔三,不能自强自立? 当她重新回来,耀眼夺目,一切是否会完全不一样了?

    花花花
  • 8 祁太太她婚后反攻啦

    祁太太她婚后反攻啦

    大婚之夜,水一程绝望地发现新郎祁申承竟然是个疯狂暴戾的疯子! 非人的折磨和肆虐的欺辱让她痛不欲生,可她的恨意却在发现他柔软那一面后尽数瓦解! 当他的软弱一点一点暴露在她的面前,他的爱意也毫不掩饰地被宣泄...... 就连当初那横在二人中间的绿茶,竟也被他视若草芥。 任凭绿茶哭哭啼啼,祁申承三分讥诮五分嘲讽外加两分鄙夷:“别装了,我老婆比你好一万倍。” 嗯嗯?祁申承拿错剧本了?那个虐妻一时爽的男人去哪了,他竟然突然开始追妻火葬场!

    南青一
  • 9 情深不负好时光之女王归来

    情深不负好时光之女王归来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这座城市,再也不会见到当初的那个人。 可是原来她心中一直没有忘记,才会在接到合作的时候如此毫不犹豫的答应。

    墨子归
  • 10 重生甜妻暖又狂

    重生甜妻暖又狂

    "新婚之日,遭渣妹陷害,坠楼身亡。 重生之后,她睚眦必报,手撕渣女,亲虐渣男! 苏锦溪靠近某人,娇笑道:“反正我卖得了萌,撒得了娇,是我的我都要~” 傅景深勾起唇角:“老婆最大,宠宠宠就对了!”"

    天沁缘
  • 11 顾先生假正经

    顾先生假正经

    都说顾先生为人是假正经,韩小姐却不这么认为。 顾先生和她结婚后,对她是从来没有给过一个好脸色,甚至到她生孩子,都把她给囚禁起来,还夺走了她的一切。 他就像从天而降的恶魔一样,害的韩小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直到有一天,韩小姐才知道这个人前一本正经的顾先生,原来并不仅仅是她的丈夫那么简单。 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父母的仇人,为了筹谋这次报仇,他已经策划好多年。 等到又爱又恨的人遍体鳞伤,等到层层抽丝剥茧,事情尘埃落定后他们才惊讶的发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

    苏闲
  • 12 纨绔医妃她娇媚撩人

    纨绔医妃她娇媚撩人

    她,楚云珏。 原是大周国定远侯的嫡女,却遭陷害叛国,株连九族…… 再一睁眼,她竟重生到大元国同名的将军嫡女楚云珏身上。 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她”。 重生一世,她性格大变,精通医术,运筹帷幄,纤纤素手搅弄风云。 怎料,今生偏得大元战神永王——萧冼的独宠。 重生嫡女,满心复仇,步步为营,逆转命运。 战神永王,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谋得不止是天下,还有佳人的心。

    小铃铛
  • 13 二爷,夫人狂上天了

    二爷,夫人狂上天了

    上一世,她识人不明,被渣男骗得家破人亡,最终落得死无全尸。 重活一生,黎景若脚踩渣男,打脸贱女,手挽冷面阎王。 黎景若:“二爷,送我小叶紫檀当聘礼吧。” 二爷:“可以,先生个女儿再下聘!” 黎景若抢了就跑,还想生女儿?门都没有! 下属:“二爷,夫人又跑了。” 二爷:“跑?呵,她跑得了吗。”

    豆暖暖
  • 14 强势锁爱:总裁宠妻花样多

    强势锁爱:总裁宠妻花样多

    为了报复渣爹和后妈,把自己推进火坑。 她处心积虑,算计了C市鼎鼎大名顾四爷。 本来只是想着利用一下男人的名声。 却不想被人反将一军。 从此,她被一头狼给盯上了。 面对虎视眈眈的男人,童南书实在难以理解:“难道四爷对我一见钟情?” 男人眸光流转,眼底都是侵略:“我只相信日久生情。” 怎么个日久生情法? “试试便知。”

    凉思
  • 15 结婚吧,江小姐

    结婚吧,江小姐

    被后妈强迫去相亲,她故意捣乱,相亲不了了之……却又因缘际会,她住进相亲男的家里,与相亲男假同居。 相亲男异常绅士,她又精通厨艺,两个人同一屋檐下相处的出乎意料的好。 就在情愫暗生之际,相亲男的前女友回归,大有与他重归于好的架势……前女友异常白莲花,她就懵了:一个优秀的前任不是应该像死了一样吗?为什么还作天作地作宇宙? 幸好相亲男立场坚定,坚决不为白莲花所动,还主动向她伸出结婚的橄榄枝…… 就在甜蜜的婚礼上,她父亲被杀的所有证据都直指相亲男家族,她无法接受,黯然离去。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相亲男能否为她戴上戒指,挽着她的手臂走入婚姻的殿堂?

    花花花
  • 16 凰命医妃:邪王殿下请接驾

    凰命医妃:邪王殿下请接驾

    她本是医学奇才,却因为一次事故穿越成了顾府不受宠的傻子大小姐。 要说这个大小姐也真是凄惨,庶妹为了如愿爬上渣男的床榻,竟然陷害她。她不仅眼睁睁的看着那对狗男女做苟且之事,还被渣男活活打死。 顾夕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渣男贱女安抚拿已逝去的亡魂:“放心,既然我来了,就一定会为你报仇!从今往后,我顾夕颜再不是人人拿捏的软柿子。” 庶妹说她是真爱,求成全?没问题,这种垃圾她不稀罕。只是她欠下的债,必须换! 姨娘图谋不轨,狠心下毒?可笑,根本就是鲁班门前耍大斧,自取其辱。 渣男回心转意,重金求复合?滚蛋,本小姐没空。 …… 本以为这一世都可以愉快的虐渣,赚钱,撩美男,却不想一不小心就撩到了一块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 言王一把抓住正要出逃的王妃淡淡扬眉:“爱妃,去哪?夜深了,伺候本王歇息吧。”

    青瞳
  • 17 王爷,妾身不想当王妃呀

    王爷,妾身不想当王妃呀

    楚念念前世莫名其妙被勒死,今生她想好好的活下去,可活下去的条件是王爷不能死,因为王爷死了,她就得陪葬,虽然她没什么野心,可为了好好的活着,她也得尽一个小妾的本分,护着整日作死的王爷平安顺遂…… (不太正经的宫斗,莫要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十指露
  • 18 傍上继母她弟

    傍上继母她弟

    原本和自己的男朋友约会的夏薇夜一觉醒来之后,却看到睡在自己的身边的男人居然是自己名义上的舅舅。差点没被吓死。   某男厚颜无耻的宣布:“睡了我,就要负责!”   “舅舅,我错了……”夏薇夜欲哭无泪,睡错人了怎么办?当然是逃啊……   虽然她和唐枭没有血缘关系,可他毕竟是她名义上的舅舅,从那以后夏薇夜只好躲他,避他,看见他溜得比兔子还快。   不料某日一不小心被他抓住,直接扛到民政局,唐枭拿着结婚证,傲娇的命令: “薇夜,叫老公!”    夏薇夜咬牙:“舅舅,自重!”   唐少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当晚,夏薇夜哭着求饶:“老公,我错了……”

    金毛狮王
  • 19 大佬的田园生活

    大佬的田园生活

    大佬一朝穿越成一贫如洗的的农家女,该怎么搞? 没关系,用她的本事分分钟就能走上小康生活。 只是,这位非人类,你能离我远点吗?

    贺兰九姑娘
  • 20 重生成团宠姑奶奶

    重生成团宠姑奶奶

    胤朝建国百余年,北有外族北然,西有外族西羌,前朝皇帝昏庸,宠妾灭妻。 贵妃与西羌合作,欲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皇位。 傅烈带兵追杀贵妃和庶皇子,扶持当时的废太子李承辰坐上皇位,之后被封齐王,为避免被猜忌,主动前往北境,与北然打仗。 作为齐王嫡长女,傅明瑶重生了,变成辈分吓人的姑奶奶。 这一世,她要覆手翻云! 不再做软弱可欺的少女!

    飞花不落花

加载中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