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她做了个梦

  • 作者:诸葛翠花
  • 类别:古代言情
  • 更新时间:9天前
  • 本章字数:2024

木槿离眉目一凛:“去相王府。”

“相王府?”苏令东震惊不已:“去那里做什么?”

木槿离目光锐利看着他,语气带着命令:“让你去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苏令东被这样的二姐整懵了,但一向听话的他只好扛着男人往相王府走去。

相王府门口,侍卫看着有人靠近,立马拔刀拦住:“什么人?”

仔细一看,这昏迷的不正是他们的小王爷。

“小王爷?快来人啊,是小王爷。”

侍卫们手忙脚乱把苏令东背上的年泝抬了进去,而苏令东和木槿离就这么被无视了。

苏令东本来还震惊那个男人是小王爷,这一看没人理他们抱怨了一句:“连句谢谢都不说。”

木槿离强撑着的那口气在这瞬间落下,大雨轻而易举就将她推到。

“二姐!”苏令东急忙接住她。

木槿离晕过去了。

她做了个梦,但却不像是她的梦。

梦里有一个八岁大小的小女孩,是已故黎丞相家二女儿。

黎家因辱骂皇上,被诛九族后,小女孩还有姐姐和弟弟侥幸逃了出来。

姐弟三人在外逃亡,经常被流氓混混欺负抢走粮食,快要饿死的时候,忽然降临一个女将军。

女将军给了他们口粮,还担心他们年纪小走不到京城,让他们搭自己的马车。

小女孩醒来后,女将军温柔的安抚她情绪,怕她太难过,一路上还教她识了几个字。

后来和女将军分别,小女孩和姐姐弟弟躲在京城东角,姐弟三人改名换姓重新开始生活,但在这活得并不容易。

姐姐给人浆洗缝补赚钱养着他们,还时常被人欺负,弟弟帮富人家砍柴,银子却薄弱。

女孩想替姐姐分担一些,出去找生计,却不想被黎府旧人认出来,女孩慌乱逃跑中腿摔伤了,好不容易躲开了追兵,回来就一病不起命陨了。

沉睡的木槿离眼角滑落一滴泪,她明白了,梦里的女将军,是她,而梦里的姐弟三人,正是将她下葬的黎家姐弟,亦是当年被满门抄斩的黎丞相家孩子。

小女孩名叫苏槿儿,今年才十六岁,前天逃跑时摔成重伤,回来后不久就身殒了。

而她,算是借尸还魂到了苏槿儿身上。

“你不是说槿儿醒来过一次吗?怎么又晕了。”

“大姐你别打我啊,是二姐非要拉我去乱葬岗救人的。”

“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我说过不准她出去乱跑的,叫你看个人你都看不住,槿儿要是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木槿离缓缓睁开眼,就看到那日将她安葬的女人。

女人一脸紧张:“槿儿啊,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木槿离轻轻摇头,强忍着扯出一抹笑:“大姐,我饿了。”

苏瑶儿这才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凶巴巴的呵斥:“你说你一天天就知道给我找事,都让你不要出去乱跑,一点不听话,还带着令东胡闹,你要不是受伤了,我都得把你腿打断。”

数落着声音又有些哽咽了,她转过身:“饿了是吧,令东,给我烧火,我去做饭。”

姐弟俩走了后,木槿离这才缓缓从床上移到梳妆镜前。

铜镜很破,但依稀能看见她的脸,脸上脏兮兮的她便拿了毛巾将脸擦干净。

很快一张精致娇嫩的小脸出现在铜镜里。

苏槿儿和木槿离长得很不一样,木槿离美,但具有攻击性,多年战场让她眉宇间时常带着戾气和锐利。

但是苏槿儿不是,她娇娇弱弱,幼嫩的小脸让人看了会心生怜惜。

木槿离摸着这张陌生的脸,茫然的双瞳逐渐被戾气和恨意代替。

“柳若,年岸,我木槿离又活了,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我会一点一点讨回来的。”

她又看向铜镜中的自己,学着梦中女孩笑得模样扯了扯嘴角,虽然不是很像,也还算看得过去。

“以后.世上再无木槿离,只有苏槿儿。”

“苏槿儿!”苏瑶儿进来后就是一声厉吼:“谁让你把脸上的灰擦掉的?”

木槿离,不,现在开始她是苏槿儿了。

她愣了愣,也没阻止苏瑶儿再次把她脸弄花。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准露出真容,你总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苏槿儿没说话,等着苏瑶儿数落完才学着原主乖巧的笑了笑。

“大姐,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

苏瑶儿叹气:“槿儿,你也知道我们身份不能暴露,不然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几年的安生日子,万不能有差池的啊。”

苏瑶儿比苏槿儿大七岁,不过二十三岁将自己蹉跎得跟个中年妇女一样,早已没了当初黎家大小姐的风采。

但苏槿儿不一样,苏瑶儿觉得自己蹉跎了,但是妹妹得娇养,一直舍不得她干活,才会长得这么娇嫩。

只是

苏槿儿想着原主前天出门遇到的黎府旧人,也不知道原主这么一跑,有没有引起注意。

“不是饿了吗,快来吃饭。”

苏瑶儿扶着她往外。

这房子很破旧,吃饭都是在院子里,而且只是一碗见不到多少米粒的粥。

路家三姐弟这些年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

苏令东赶紧给苏槿儿拿来一个歪歪扭扭的凳子:“二姐你坐。”

这里的日子和她在宫里简直天差地别,可她并不觉得凄苦,上天怜悯让她重生,她哪里还有资格抱怨生活艰苦。

“大姐,令东,你们也一块吃啊。”

苏瑶儿摆摆手:“我们吃过了,你赶紧吃。”

苏槿儿看着桌上的米粥,怎么没有注意到苏令东那直勾勾的眼神。

想来这应该是他们仅剩不多的口粮了。

她这个时候真没有资格矫情,已经饿得浑身无力,端起米粥仰头喝了个干净。

刚放下碗,苏槿儿瞳孔一缩,锐利的看向院外。

苏令东也奇怪看去,什么都没有看见:“二姐你在看什么啊?”

苏槿儿瞬间起身,声音冷厉:“有人来了。”

多年战场厮杀,她早已习惯了敏锐,周围细碎的脚步声没能逃过她的耳朵,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