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大显身手

  • 作者:栩栩小生
  • 类别:古代言情
  • 更新时间:9天前
  • 本章字数:2024

野猪肉的做法有很多,想要做的美味对杜若而言并不困难,然而这里食材配料有限,杜若瞥了一眼扒着门缝偷偷往里看的季长安,嘴角微微勾起。

她走上前猛的推开门,一把手抓住了瘸着腿一蹦一跳刚要跑的季长安,笑着道,“长安,想不想吃好吃的?”

季长安眨了眨眼睛,心里期待,嘴上仍旧不饶人,“你能做出来才算?谁知道你是不是只会那一道百鸟朝凤?”

这话也不是没有缘由,在家里杜若要么不下厨,要么就是白粥野菜的,可从未显露出做菜的厉害来。

杜若指了指外面的菜地,“你去给我摘点菜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一会儿一定让你大开眼界,大饱口福。”

杜若这番态度落在季长安眼里更加奇怪,从前打骂他不将他当做儿子,现在她态度大变,似乎也没有将她当做儿子,反而更像是……朋友。

见季长安还不动,杜若循循善诱道:“你难道忘记了,在县令府里,可就是你配合我抓到黄雀,才做成了百鸟朝凤的,要是没有你,我可做不成菜了,现在又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啊,你找食材,我做菜,咱们母子俩配合那就是强强联手,什么好菜做不出来。”

杜若自然感觉到这个家里的另两个人对自己的排斥,且不说季临风,想要和孩子处理好关系对她来说可是轻而易举,那就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他的重视。

季长安果然动摇了,他看了一眼杜若,迟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便帮帮你。”

杜若看着摆在眼前新鲜的瓜果蔬菜,不由感叹,在乡下就是这点好啊。

她顺便又夸了季长安几句,将季长安夸的脸红彤彤的,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

不到一会儿,香味顺着门缝飘了出来,季长安本想偷偷看看杜若做的什么,可是随即就被辣的又跑了。

半个时辰后,杜若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又低头看了看一身的肥肉,这才简单动了动就累成了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她朝着门外喊道:“季临风,季长安,吃饭了!”

季临风和季长安一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那股鲜香麻辣的味道,似乎味道顺着鼻孔一路飘到了心里,一不小心就将藏着的馋虫勾出来了。

季临风从不在意口腹之欲,可是闻到这味道却仍旧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野猪肉被切成片装堆在碗里,四周是点缀的各色蔬菜,上面洒着碧绿的葱花和鲜红的辣子,红红绿绿的,漂亮极了,季长安好奇道:“这是什么菜?我怎么从未见过?”

“这叫水煮肉片。”杜若叫他刚要下筷,却一把拦住了他,“这个你可吃不得!”

这一瞬间的杜若仿佛又回到了今日之前,季长安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她,季临风也看了过来,面带怒色,似乎是意料之中,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变好!

杜若眨了眨眼睛,变戏法似的端出一盘炸酥肉和几盘清淡小炒,道:“这个才是你吃的。”

她摸了摸季长安的头,笑着道:“你的腿受伤了,可轻易吃不得辣子,不然不易于伤口愈合。”

季临风和季长安这才反应过来误会她了,季长安偷偷看了她一眼,想要道歉可是却又觉得有些说不出口,便大口的刨了一口饭。

杜若看着眼前的父子二人,郑重道:“我知道从前是我不好,多有得罪,今日这顿饭便算作我的赔礼了。”

见父子二人仍旧不语,杜若自然知道骤然改变不能轻易取信于人,不过日积月累下来自见人心,毕竟是原主太过过分才会导致如此的,她这个新来的承担一二也是理所应当的。

她又举起茶杯,对季临风道:“你我二人本就没有感情,今日你也应承了和离一事,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又改变了主意,不过想来也不会和我一直过下去的,不如咱们以后定个章法来,这样以后和离起来也方便不是。”

季临风抬眼看了杜若一眼,这一眼不同以往,似乎终于正眼看她一般,他言简意赅道:“什么章法?”

“就比如这顿饭,野猪肉,蔬菜食材都是你找来的,但是却由我来做,以后也是如此,各出力气,谁也不占谁的便宜,如何?”

季临风颔首道:“如此也好。”

杜若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挡箭牌,而杜若现在也无处可去,两个人各得其所,更何况杜若的厨艺确实很好,他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不过今日的杜若着实有些让他意外,她的变化怎么会这么大?

两个人谈好了,杜若这才松了一口气,招呼道:“别客气了,快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杜若刚要夹一口肉片,却被季临风挡了下来,“你不是说长安受伤吃不得辣,那你还吃?”

杜若这才想起自己也受伤了,她诧异的看一眼季临风,他这是……关心自己?随即又不以为意的道:“一点儿小伤,没事的。”

又要落筷,却又被拦住,“小伤也不可,再说家中自然要一视同仁,若是你觉得是小伤吃了辣子,那长安若是也坚持吃又怎么办?”

季长安在一旁连忙点头,他闻着那股辣味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虽然小炒也好吃的很,可是那水煮肉片明显更具魅力。

杜若苦着脸道:“那好吧!”她这会算是尝到了何为自作自受,只能够认命的和季长安一同吃起了蔬菜。

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一大碗的水煮肉片被季临风一个人包了,对视一眼,不免心中扼腕。

季临风却心中更加诧异,没有想到杜若竟然真的听从了!

第二天清晨,季临风刚起来就听到了一道清脆的声音,“早啊。”

季临风抬眼看过去,就见到杜若以奇怪的动作活动着四肢,随即疑惑的看一眼天色,这个时辰她竟然起来了?

“你在做什么?”

“运动啊,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减肥!”杜若坚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