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翠芬道歉

  • 作者:红豆绵绵冰
  • 类别:古代言情
  • 更新时间:1个月前
  • 本章字数:2062

儿子被人压了一头,张氏怎么会依,若是落败回去,那就彻彻底底抬不起头。

“就算脚上有泥土,那又怎么样?我都说了,胜儿他们只是有点累,到树下歇歇脚,沾上泥土不是很正常的事?怎么能用这个来判断?”

张氏诡辩的功夫一向是可以的,她看向了控制着王胜的宁老四,倒打一耙:“倒是你的儿子,一言不合就出手,还逼迫我儿子下跪,这事我是不会罢休的!”

王胜适时喊了起来,嚷嚷着说自己膝盖疼,刚刚那一跪,说不定会留下什么毛病,总之有多凄惨就喊得多凄惨。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王胜是在碰瓷,老四身上没有武功,早年只学了一点防身的功夫,加上一身的蛮力,要制服外强中干的王胜是很容易的,但他也有分寸,绝不会弄伤他。

老四扬了一下眉,声音冷然:“闭嘴!小心我手上的劲使得不对,真让你变成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样子!”

王胜怂,立刻闭了嘴。

“若只是去树底下小憩,脚底泥土的印记不会这么深,他脚底的泥土都干涸了,可想而知他定然在那树下呆了很久,才会使得湿漉的新土干涸起来,我……没有说错吧?”

说话者声音稚嫩青涩,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众人朝发声处看去,只见男童正悠悠朝着他们走过来,系着发髻的红丝带随风扬,他衣袍飒飒,五官精致秀美,站在人群中,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他的到来成功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

呆在苏氏怀里的宁锦绣看到季萧尘来了,笑的更开,往他的方向张着手,啊了一声,想让他抱抱,这一举动让一旁的宁老四颇为吃味,他大老远的从安平镇赶回来,宝贝妹妹只跟他亲近了一会,对上小世子却主动求抱抱,也太区别对待了。

季萧尘勾了一下唇,无比自然的从苏氏手里接过了小姑娘,手还在她后背上拍了拍,以做安抚。

宁锦绣趴在他的肩头咯咯直笑,众人忽略了这一小插曲,看向了王胜和王石的脚底,果真跟那男童说的一样,脚底的泥土已经干涸,这便足以反驳刚刚张氏所说,只是歇一小会的话了。

“好哇,明明是偷懒,还不承认!”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子都是谎话精!”

“哼,坑别人也就算了,这宁爷可是他们的亲家,连亲戚都坑,可见人品不怎么样!”

张氏脸一白,想要辩驳,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揪着两个不争气的儿子,灰溜溜的跑走。

宁老头挥了挥手:“诸位都去用饭吧,别因为这一点事影响后面的进程。”

众人听了宁老头的话,继续排队领饭,春桃看出翠芬情绪不佳,便主动揽下她的活,轻声道:“嫂子,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翠芬打饭的手一顿,她强撑着说道:“我没事。”

说着就往人的饭碗里舀了一勺子红烧肉,刚放下勺子,就听到人说。

“翠芬啊,你给我多打菜了,刚刚已经打过了。”

说话的人是春桃的爹爹裴镜,翠芬啊的一声,低头一看,果真是自己刚刚心思不定,多舀了一勺子肉,她抱歉道:“是我的疏忽,既然打都打了,就这样吧,不碍事的。”

裴镜是个老实人,一是一,二是二,绝不想占别人半点便宜,大家吃的都一样,他怎么能搞特殊?

“翠芬,那不行,不好这样的。”

在裴镜的坚持下,翠芬只好照着其他人的份量给他重新打了一份饭菜,看着裴镜夫妇手挽着手往旁边走去的背影,翠芬心里不由一酸。

同样是宁家的媳妇,同样是宁家的亲戚,怎么人和人之间这般不同呢?

她看向一旁忙碌的春桃,眸底全是羡慕。

入夜,翠芬在院子里等到了来打水的苏氏,她走上前,跪在婆婆的面前,连磕了两个响头,苏氏被吓了一跳,看到来人才放下心,连忙将儿媳妇搀扶起来。

“怎么了?翠芬,好好的,干嘛要给我下跪?”

趁着月光,苏氏看到翠芬眼红着,明显是刚哭过,眼皮都肿了,不由一惊,赶紧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苏氏的关怀让翠芬心里更难受,眼泪不由自主落了下来。

“婆婆,都是儿媳不好,我娘又在村民面前找宁家的事,险些让婆婆跟公公丧失颜面,如果不是我,你们就不会有这样的亲戚,也不会被他们缠上,不得安生。”

翠芬知道如果不是她的爹娘,宁家会过的更好,她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心灰意冷之际,竟然告诉苏氏,希望老大休了她,另娶贤妻。

苏氏听着她自请下堂的话,吃了一惊,再看到儿媳眼中灰败的神色,便知道她钻牛角尖,想差了,于是拉着翠芬到院子的角落的凳子上坐下。

“翠芬,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婆婆,我说的是真心话,自从嫁进宁家,婆婆一家都对我很好,相公更是对我疼爱有加,我还有三个懂事听话的孩子,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但是……只要我在宁家一天,宁王两家就永远不会断绝联系,我娘,我两个哥哥,他们是怎样的人,想必婆婆不用我说,也很清楚。”

翠芬咬着唇,万般艰难地诉说心里的苦楚,她不想成为宁家的累赘,不想让她成为宁家的污点。

“就因为你的娘家,你就想让老大休了你?翠芬,你是个好孩子,其实你跟春桃,你们两个虽然性格不同,但我对你们就像亲生女儿一样,不是因为你们嫁给了我的儿子,而是因为你们两个心善,是很好的姑娘。”

“那两个臭小子能娶到这样好的媳妇,是他们的福气,你娘是很蠢,很坏,但是她不能代表你,每一次你娘来找事的时候,你能辨别是非,站在公理的一方,能这样公私分明,已经很难得了,你有什么错呢?”

“别看轻自己,也不要再说那样的傻话了,你永远是我的好儿媳。”

苏氏的一席话,彻底解开了翠芬的心结,她止住眼泪,重重点了点头,同时下定决心,要跟王家那边断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