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离别

  • 作者:红豆绵绵冰
  • 类别:古代言情
  • 更新时间:1个月前
  • 本章字数:2024

礼轻情意重,小方见他收下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门口传来赞叹声,王妃身上穿着的是当日落难的那间衣衫,月白色的锦锻长裙,逶迤艳丽,裙面上绣着大片大片的蔷薇花,袖口是繁杂的祥云花样。

孟氏梳着飞云发髻,一支金步摇插在发髻中,稍一挪动脚步就会有小幅度的晃动,煞是好看,柳叶眉,鹅蛋脸,因保养适宜,便是和十六七岁的婢子们站在一块也是不显年纪的。

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却给她添了三分气韵。

孟氏一直在宁家静养,故看见她真容的人只有宁家人,所以当她走出来时,众人纷纷惊叹神仙妃子从画中走出来了。

苏氏送她到了马车前,才将怀中的小郡主交换给她,两女在马车前惜别。

季娉婷很小,还不知道什么叫离别,她只知道自己要跟锦绣姐姐分开了,以后不会有谁能陪着她一起睡觉,能在夜间给她讲故事了,心里很难过,再看到锦绣姐姐紧紧搂着世子哥哥的脖子,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更觉得受到冷待,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

这一嗓子哭,成功将宁锦绣从男色中拖了出来,她无比困惑地看向了季娉婷,咿呀了一句。

【你哭什么呀?】

季娉婷更伤心了,她很委屈的控诉锦绣姐姐和世子哥哥。

【姐姐不喜欢娉婷,只喜欢哥哥!】

【世子哥哥也不喜欢娉婷,他只想着锦绣姐姐!】

【呜呜~娉婷是捡来的,不是你们疼爱的小宝贝!】

【哇呜呜~】

季萧尘听不懂妹子说的话,只知道她哭得很伤心,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跟绣绣相处的时间长一点,但绣绣很乖,从来不哭,最多生气的时候也是皱着包子脸,将头撇过去不理他,但过一会,气性没了,又张着手缠着他要抱。

他实在不懂如何哄小孩,只得生硬道:“娉婷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这句话落到年幼的季娉婷耳中,更佐证了她的想法,世子哥哥果然不喜欢她,嫌她麻烦,嫌她哭,还说她不漂亮!

于是哇的一声,季娉婷哭得更厉害了,孟氏怎么哄都没用,苏氏在一旁说或许是要离开了,郡主感知到别离的情绪,才会哭的,过一会就没事了。

可是小郡主哭得一抽一抽的,甚至都打嗝了,怎能不让孟氏心疼,这可是她的心头肉,掌上明珠。

宁锦绣哄着她,说大家最喜欢她了,最疼的就是她了,季娉婷抽抽噎噎说她骗人,明明在她心里世子哥哥是排在前面的,她口不对心,故意哄骗,罪加一等!

磨人的哭声断断续续入耳,天呐,宁锦绣身为婴儿,在这一回切切实实感觉到小孩的麻烦,只是这么小的小姑娘为什么会吃醋啊?吃的还是她跟她兄长的醋!

虽然她说的没错吧,季萧尘跟季娉婷相比,宁锦绣还是更喜欢季萧尘一些,毕竟男色当前,很难不会被他这副皮相所诱惑,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并不觉得自个好色,只是欣赏而已。

宁锦绣想了一会,只能使出杀手锏了,她承诺季娉婷,只要她不哭,以后就将她房里的老爹做的一双木鸭子送给她。

这鸭子是宁老头送给锦绣的,雕刻栩栩如生,生动有趣,当时季娉婷看一眼就喜欢上了,磨了她很久,她都不同意送给她,现下居然松口了。

季娉婷一下止住了哭声,眼泪珠子还挂在眼睑上呢,她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她,问是真的么?

【是真的,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当即什么也不计较了,顿时破涕为笑,抱着她的孟氏在此刻才放下心来,踩着矮凳上了马车。

季萧尘要走了,他看了一眼怀中乖巧伶俐的宁锦绣,见她转动着黝黑如葡萄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眼中也有不舍的情绪,他感觉到了,心中生了些伤感,只是始终是要走的,即使再舍不得,还是要离开。

他将小姑娘交给了苏氏,苏氏看出他的不舍得,又感激于这一个半月小世子对女儿的照顾,只道:“安平郡离吉祥村也不远,等锦绣再大一些,可以出门时,我一定带着她去拜访王妃和世子,再不然,世子不嫌弃这里粗陋,也可回来看看她,知道住址,只要有心总不会断联的。”

苏氏的一席话宽慰了季萧尘,他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块红色包裹,将其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只银镯子,镯子花样精美秀丽,里侧刻着吉祥如意四个字,下方还雕刻了宁锦绣的名字,他要将这镯子送给小姑娘。

“这镯子太贵重了,我们不能要。”

苏氏连忙拒绝,她不贪图便宜,对小世子送这份大礼而感到惶恐。

季萧尘抿着唇,难得摆上了世子爷的架子,强硬无比地将这只镯子套在了宁锦绣的手上,随后才道:“大娘,这镯子娉婷也有一只,是一模一样的,绣绣与我们有缘,她又救了娘亲和妹妹,这份谢礼她受得起,大娘不要推辞了,否则等我回去,我也不会安心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世子。”

季萧尘略微一颔首,最后再看一眼宁锦绣,才冷下心,吩咐何伯。

“可以上路了。”

王妃等人走了之后,吉祥村还传着当日她走时的情形,将她描绘成仙子,被人津津乐道了好久。

吉祥村平静了一阵子,若说闲事,那只有张氏家两个儿子,镇上的债主找上门来,邻里才知道他们在镇上不仅得罪了地主员外,还赌钱,欠了一屁股债,才灰溜溜的跑回了吉祥村,这件事便是在镇上做工的宁老四也不晓得,可见他们就是仗着吉祥村偏僻,那些债主不会找上门,才回来躲债的。

王石和王胜因为欠的银子还不上,被人打了一顿,如今小腿骨折,躺在床上起不来,宁老四知道这个消息,只觉得大快人心。